业务领域 差点背了三百多万冤枉债
· 服务领域
· 成功案例
· 律师著作

  差不多十年前,邓文剑律师给广州某公司当法律顾问。一天,邓文剑律师正在该公司董事长办公室跟董事长天南地北瞎扯,公司一个部门经理拿来一份《债务分担协议》要求董事长签字。协议的内容是董事长同意的,他本来稍一浏览就要签字,见邓文剑律师在坐,出于礼貌,叫经理拿给邓文剑律师“把把关”。邓文剑律师一看,写的是该公司与佛冈某轻工厂对他们共同投资的香料厂所欠债务按各50%分担并直接对债权人清偿,协议各方包括债权银行、欠款的香料厂及香料厂的的开办人即广州某公司及佛冈某轻工厂。邓文剑律师不免疑惑,忙向他们了解缘由。
  原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该公司(与其他多家市属国有企业一样)响应政府号召,出于扶持当地经济,与清远佛冈一轻工企业共同设立了一香料厂。香料厂注册资本100万元,双方各出50万元,广州公司以现金出资,佛冈当地企业以厂房作价出资。香料厂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但双方开办香料厂时的  “联营合同”注明:双方共同出资、共同经营、盈利共享、亏损分担。
  邓文剑律师问:设立香料厂时,你们的注册资本是否缴付到位?
  答:开办时就出资50万,后来陆陆续续又投入差不多200万。
  邓文剑律师又问:这么多年有无分配利润?有无“拿走”厂里其他财产?
  答:开的这个厂年年亏损,只有投入,没有分配,一分钱也没从厂里拿过哩!
  邓文剑律师问明情况,又看了香料厂的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告诉董事长,香料厂是一独立法人,其对外债务由其独立承担,公司无需为其债务负责。但如果签了《债务分担协议》,就构成债务转移的事实,那公司就得为香料厂的近七百万债务的一半承担清偿责任了。董事长半信半疑,提出原来的“联营协议”明明写了“债务分担”的,如今怎可逃脱干系?
  邓文剑律师跟董事长详细解释了法人独立承担责任的含义,最后跟董事长拍胸脯,你只要不签这份《债务分担协议》,俺就保你不用承担这几百万的债务。董事长一高兴,就给邓文剑律师表态说,如果真不用承担这几百万债务了,俺拿百分之十给你奖励!邓文剑律师当时还朴实的很,忙说不用不用,作为法律顾问,为公司出出主意提提意见是应该的。后来公司果然没还这笔冤枉债,董事长提出给邓文剑律师的奖励果然也是“不用不用”。
  俺中国人有句古话,叫“父债子还”,就是老子欠的债,老子还不了,儿子得接着还。“旧社会”的法律俺在此就不考证了,这“新中国”的法律,直到1986年《民法通则》的颁行才有“法人”和“独立承担责任”一说。1994年《公司法》开始实施,“有限责任”的概念才逐渐进入经济生活。
 但“有限责任”有时也不灵,或者说法律有时不灵。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个老板以自己和一个亲戚作股东,设立了几间公司,这些公司欠下一屁股债。这个老板一再向邓文剑律师咨询有关“有限责任”的问题,当得到了一个“个人无需为其投资的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的答复后,便面露喜色。但后来听人说他逃到南美去了,原因是他跟债主讲“有限责任”,债主叫人来砍他,他在国内呆不下去了,只好背井离乡。
  上面讲的“有限责任”有时不灵,那是因为有人根本不管你法律规定。依据法律规定,“有限责任”有时也不灵,那叫“揭开法人面纱”,容邓文剑律师以后有时间细细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