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领域 股东抽逃注册资本,被追究连带责任
· 服务领域
· 成功案例
· 律师著作

  上回邓文剑律师说到,设立公司时出资不实,这在现实中比比皆是,依法很多情形都可能构成犯罪。但一般来说,只要不犯其他什么事儿,单因这事,公安机关很少过问(正如吴老板说的,街上坏人一大把,公安忙都忙不过来)。但公安机关不过问,不代表投资设立公司时注册资本就可缴可不缴了。出资不实,就算公安不追究,工商还可能给你开罚单,金额可不少,注册资本的5%到15%。邓文剑律师有一朋友,设立一间公司,注册资本达8000万,也是委托工商咨询服务公司代为办理登记手续,后来这间工商咨询公司被查,其所代办的公司全部被查,结果邓文剑律师的朋友被告知罚款400万。按规定,这已经是最低的啦!邓文剑律师朋友的公司被注销,罚款当然没有交这么多,但是,额外的钱也没少花。
  这是不按规定缴付注册资本承担行政责任的情形。邓文剑律师这回讲的不是这个。
  邹某以自己和老婆为股东在湖南永州注册了一间贸易公司,专门从事日化产品批发。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公司设立时,邹某的自有资金只有30万元,胆大的银行给邹某出具了虚假的资金证明,会计师凭银行的资金证明为邹某及其老婆的出资出具了验资报告。公司经过十来年的发展,积累了数量可观的资产。谁知到2004年,公司连续被骗被盗,资金链断裂,因不能正常支付厂家货款而被多家供货厂家断货,最后导致公司关门。
  邹某的公司关门前,欠广州XX实业有限公司的货款达300余万元。邹老板不能正常支付货款后,邓文剑律师受该公司委托,向法院提起诉讼。在执行阶段,法院除将立案时查封的20多万货物变卖外,再不能查到邹老板公司的任何财产。后经邓文剑律师的拒理力争,法院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邹某公司进行审计,认定公司成立时邹某存在虚假出资的情形,因而裁定邹某个人对公司债务在70万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最后法院将登记在邹某和他老婆名下的四套房子中的三套拍卖用于还债。
  邹某一案中,出现了银行出具虚假资金证明的情形,还有的是会计时凭伪造的资金证明出具验资报告,甚至直接出具虚假的验资报告。这些情形,一旦公司不能清偿债务,有可能被判在其出具虚假证明的金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邹某一案中,如邹某个人没有财产承担原来虚假出资范围内的责任,银行就要因此在70万元内承担赔偿责任。
  当然,早期有银行出具虚假资金证明和会计师出具虚假验资报告的情形,自从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规定,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可能因此承担赔偿责任后,这种情形就很少了。大多数的情形,是以工商咨询公司为主谋,会计师事务所和银行参与,共同完成公司设立时的股东“出资”。代办公司收取高额的代办费用,在合作的银行开设临时帐户,银行将资金打入临时帐户并完全控制着该帐户,会计师验资后,银行将资金转走。
  这种情况下,从公司设立档案看,没有任何问题,即公司设立时公司临时帐户上有相应的资金,会计师凭此验资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这种情形,很容易被执法和司法机关认定为虚假出资,要不要罚你、要不要抓你、要不要你承担连带责任,那都人家说了算。
  罚款、抓人的事按下不表。依着本回的主题,邓文剑律师再来说说这连带责任的事。债权人认为公司股东有虚假出资情形的,可在诉讼阶段以虚假出资股东为共同被告起诉,也可在执行阶段申请追加、变更执行主体。依邓文剑律师的经验,债权人在执行阶段“操作”此事更方便。法院判决的案子,执行归执行局管。执行机构跟审判机构不同的是,执行机构几乎不受监督。案件到了执行员手里,他要想为你执行,他会有很多的执行措施,他要不想为你执行,他一句话就可以打发你――被执行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你要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我如果手里提着被执行人的钱,还找你干什么!正因为,法院的执行人员权力大且几乎不受监督,所以法院执行人员出问题的也特别多。依邓文剑律师来看,在法院干执行工作,几乎也算个高危行业了。远的不说,去年发生的广东省法院原执行局长杨贤才和最高法院主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黄松有就是最好的例子。在最高法院当个副院长,那当然是不是牛年都牛啦!有一年邓文剑律师去皇城,跟几个同学聚会,席间谈到有个案件,很想找副院长汇报汇报,一个当年被我们称为憨妞的同学告诉我说,要见副院长呀,行价是30万,不包办事。也就是说,引见副院长就要收30万。奶奶的,真个黑!在美国,人们可有机会跟总统共餐,但那是明码标价的。俺们的副院长要见了某人,引见的可能收了30万,如果这样,还不如明码标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