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领域 不按规定缴付注册资本,引来牢狱之灾
· 服务领域
· 成功案例
· 律师著作

  吴老板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北京、青岛、昆明等地都有自己的公司。2006年,正当全国的房地产蓬勃发展的时候,吴老板决定来广州开发房地产。吴老板经过市场调查和朋友介绍,看中了番禺大石一块地,于是,吴老板立即注册了广州海X置业有限公司。公司设立时,吴老板委托一家工商咨询公司办理设立公司的全部手续。咨询公司向吴老板要了一笔不菲的代办费,然后告诉吴老板,你什么都不用操心,等着拿营业执照就行了。
  代办公司果然很快地为吴老板办理了公司注册登记手续,将盖着工商局大印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交到了吴老板手里。于是吴老板一边向有关部门申请用地手续,一边通过各种媒体登广告、发消息,大造声势,想象中一座座高楼大厦很快就要拔地而起。
  没想到,吴老板申请用地并不顺利。2006年过去了,地没拿下来;2007年过去了,地还是没拿下来。2008年八月的一天,吴老板携女秘书正要登上飞往北京的飞机,在白云机场被公安局经侦大队的便衣带上了手铐。
  女秘书吓得不知所措,通过朋友找到邓文剑律师。
  邓文剑律师问:“公安抓人时,有没有当场说因何而抓?”
  女秘书说:“不清楚,俺当时都吓傻了。只知道他们是经侦的”
  邓文剑律师问有没有可能税务上有什么问题,女秘书说公司还没经营呢,哪有什么税务问题。邓文剑律师问有没有可能非法集资或通过签订合同弄了人家的钱,女秘书说,这些年,只有吴总的钱被人弄走的,还从来没有无端端弄人家的钱呢。
  邓文剑律师又问女秘书:“公司注册资本是多少?”
  女秘书说:“是2000万”。
  邓文剑律师问:“吴总设立公司时有没有打过来2000万?”
  女秘书说:“没有!项目还没开始,打那么多钱过来干什么呀?”
  邓文剑律师一听,十分已经明白了九分。
  第二天一早,邓文剑律师来到公安局,一问,果然是以吴老板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犯罪将其刑事拘留。邓文剑律师办好手续,到看守所会见吴老板。
  吴老板见到邓文剑律师,大骂抓他的人是王八蛋,说他们瞎了眼,街上坏人一大把没人管,反而将他这样的良民抓了起来,真是没有天理。
  等吴老板平静下来,邓文剑律师向他询问了有关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的缴付情况,告诉他,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在设立公司时虚报注册资本有可能构成犯罪。
  吴老板说:“办公司哪个不是这样?我如果算犯罪,那中国的老板一百个九十九个都算犯罪了!”
邓文剑律师告诉他,法律确有规定,其他人这样办公司没被追究责任那是有关机关失职。但他们一旦要尽职,你却不能以他们曾经未尽职而要求免责,就如有人开车冲红灯没被罚款,不表示交警在你冲红灯时就不能罚你了。
  吴老板一听,觉得也不无道理,就问邓文剑律师有关法律规定。邓文剑律师早有准备,拿出一页纸来,上面将有关法律条款列得一清二楚。为方便各位参考,现照录如下:
1.刑法的规定 
  第一百五十八条 申请公司登记使用虚假证明文件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虚报注册资本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一百五十九条 公司发起人、股东违反公司法的规定未交付货币、实物或者未转移财产权,虚假出资,或者在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其出资,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虚假出资金额或者抽逃出资金额百分之二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2.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
  第二条、虚报注册资本案(刑法第158条)  申请公司登记使用虚假证明文件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  1、实缴注册资本不足法定注册资本最低限额,有限责任公司虚报数额占法定最低限额的百分之六十以上,股份有限公司虚报数额占法定最低限额的百分之三十以上的;  2、实缴注册资本达到法定最低限额,但仍虚报注册资本,有限责任公司虚报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股份有限公司虚报数额在一千万元以上的;  3、虚报注册资本给投资者或者其他债权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累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4、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①因虚报注册资本,受过行政处罚二次以上,又虚报注册资本的;   ②向公司登记主管人员行贿或者注册后进行违法活动的。  
  第三条、虚假出资、抽逃出资案(刑法第159条)  公司发起人、股东违反公司法的规定未交付货币、实物或者未转移财产权,虚假出资,或者在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其出资,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  1、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给公司、股东、债权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累计数额在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  2、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①致使公司资不抵债或者无法正常经营的;   ②公司发起人、股东合谋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的;   ③因虚假出资、抽逃出资,受过行政处罚二次以上,又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的;  ④利用虚假出资、抽逃出资所得资金进行违法活动的.
  吴老板看了这些规定,脸刷的一下就变了。
  吴老板一看这白纸黑字地规定的这么清楚,才知道自己还真“犯事”了,于是也不再骂抓他的人是王八蛋了,急切地问邓文剑律师如何是好。邓文剑律师当着公安的面也不好多说,告诉他既到如今,唯有配合公安机关,把事情弄清楚(这是说给公安听的),邓文剑律师会尽量为其争取从宽处理。
出得看守所来,邓文剑律师想,这公司注册资本的缴付,十个有九个都是假的(这一点地球人都知道),一般投资者要没有其他什么事,单纯因注册资本不到位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少之又少。而以此被追究刑事责任者,往往是因有些事伤了人家的心,这不一般的人家又抓不住其他什么把柄,最后找到这么个“突破口”把伤了他心的人弄进去了事。(好多风光的企业家都是这样栽的呢!)想到这,邓文剑律师立即联系吴老板的几个手下。必须掌握事情的真实背景,这案子才能办得顺利。
通过询问吴老板手下,邓文剑律师了解到,吴老板看中的那块地是块风水宝地,升值潜力无限。巧的是,当地某要员的一位亲戚也看中了这块地。要员的亲戚借助要员的威力,当然志在必得;这吴老板呢,自以为从京城来的,皇亲国戚,哪把你小小的地方官放在眼里,也非要与人家争个你死我活。听了这些,邓文剑律师怀疑,这案子一定有“领导批示”。后通过朋友一打听,果不其然,人家说了,“一定要严肃查处!”
  邓文剑律师想,既然是领导的意思,再跟办案机关谈论如何处理,用处也是不大了。找人吧!于是,吴老板家属、手下、合作伙伴,还有邓文剑律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从京城到省城,从省里到市里,总算找到一个菩萨,神指一点,云开雾散,吴老板“取保候审”了。但从他进去到出来,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
  吴老板出了看守所,直奔机场,发誓决不再踏入这个地方半步。
  邓文剑律师办完这个案子,免不了要跟身边的朋友说,中国刑法对经济领域的犯罪,规定的严,执行的松,执法部门自由裁量权大得很,给他们“选择执法”创造了条件。同样的事,处理你也可,不处理你也可。同样的法律,你可用来惩治他人,他人也可用来惩治你。但你想用法律才惩罚他人,或想逃过法律的惩罚,都得要假执法和司法部门之手。但他们的手,生在他们身上。
  邓文剑律师还想,俺上大学那阵,书上说法律是统治阶级统治人民的工具,定义太过抽象,邓文剑律师似懂非懂。后来的教材上说法律是行为规范,邓文剑律师似乎一下就明白了法律的真谛。但经过这么多年实践,邓文剑律师还是认同了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法律确实是统治阶级统治人民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