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领域 广州南方某厂涉外担保案
· 服务领域
· 成功案例
· 律师著作

 

  1998年3月,广州南方某厂与某银行香港分行签订<不可撤销担保合同>,约定由南方某厂为升华公司向某银行香港分行的贷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01年8月,某银行香港分行一纸诉状将南方某厂告上法庭,要求其对升华公司贷款本金港币1270万元及截止到2001年5月31日止的利息港币440万元及从2001年5月31日起至还款之日止按每日港币4200元计算之利息承担清偿责任并要求赔偿律师费、承担诉讼费等。如此计算,南方某厂承担之担保责任将超过2000万元。

  本律师受南方某厂委托,代理了本诉讼案。本律师首先对担保合同的效力进行了审查。本律师认为,本案的担保合同属涉外担保合同。对涉外担保,根据我国法律规定,需履行批准程序的,而本案合同并没有办理批准登记手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本案合同应为无效。造成担保合同无效的责任在谁呢?这个问题的不同结论,将对南方某厂承担责任的范围产生直接的关健性的影响。如果责任在南方某厂,则其对某银行香港分行对升华公司的全部债权及由此导致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如果责任在某银行香港分行,则南方某厂可以免责;如果是双方责任,则南方某厂需承担50%的责任。某银行香港分行的代理人认为,大陆法律对涉外担保需经批准的规定只对大陆当事人有约束力,大陆当事人应该知道相关法律规定并办理本案担保合同的批准登记手续,香港当事人不了解相关法律规定,没有办理担保合同批准登记手续的责任不应由其承担。本律师认为,某银行香港分行作为债权人,在接受大陆当事人担保时,有义务了解担保人出具此类担保是否需要有关部门批准,担保人是否履行了该审批手续,从而取得一份完整有效的担保。某银行香港分行未履行该义务,对担保合同的无效,应与南方某厂承担同等的责任。法院采纳了本律师的观点。这一回合下来,南方某厂的责任减少了一半。

  在审查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担保合同时,本律师还发现,对于担保范围,双方约定的内容是:不超过港元100万元及美元600万元。而某银行起诉要求南方某厂承担担保责任的升华企业有限公司的贷款,除26万元美元外,其余均为港元。据此,本律师答辩要求在26万美元及100万港元的范围内根据过错承担责任。某银行香港分行代理人认为,港元100万元加美元600万元是南方某厂担保的最高限额,香港实行货币自由兑换,因而以何种货币约定担保范围并无影响,只要兑换后其总额不超过约定,担保人均应承担责任。本律师在辩论中提出,虽然贷款人所在地实行货币自由兑换,但担保人所在地实行资本项目下的外汇管制,不同币种自然意义不同。而且,双方约定如此,按不同币种承担责任体现了双方的真实意思。如果按某银行香港分行代理人的理解,担保合同区分币种的约定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广州中级法院在判决中,亦采纳了本律师的观点。这一回合结束,南方某厂承担的赔偿额不足200万港元,是某银行香港分行起诉金额的十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