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公正、运气与实力
· 正平天成新闻
· 业界新闻
· 业绩动态
· 公益活动

——听信司考不公正、靠运气通过等谣言的谬误

沈少伟  2015年11月于集益湖畔
(广东正平天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又一年司法考试尘埃落定。
      与每一年考前充斥着各种低通过率考后各种评分秘密的谣言 一样,今年也不能幸免。而基于一些谣言便认定司考不公正或由运气所决定,这样的观点我不敢苟同。司考是一场关乎实力并且由实力所决定的考试。针对一些谣言,我觉得我有必要写点什么,以免更多的后来者以及观众被误导。今年最火的莫过于以下两个段子:
      其一:名为“武大—崔老师”发的信息:关于卷四,低分的同学是先改的,改到后来老师都改得要吐了,于是开始印象派给分,但是这种给分方式,只能多给。所以后来的同学分很高。今年出现断层。80到100很少很少,要么低得离谱,要么高得离谱。我只想对那些差了十多分的同学说:你们只是输给了运气,对得起自己!“
       其二:名为”刑诉杨雄“的截图信息:配图文字为:今年卷四一如去年放水了,但是下面这位同学也太奇葩了(bu ke neng)了,因为卷四最后一题26分啊,难道阅卷老师眼睛花了。截图为微信对白,内容如下:
       济南饼饼 :我舍友最后一题没写••••••卷四125
       济南饼饼:请问最后一题多少分?
       浙江七月:@甘肃 信 研究生就按部就班的考,没其他选择(此条应与本文内容无关,为了保留信息的完整性)
       浙江七月:最后一题应该是20分吧 
 
      好,我们接下来分析一下这两条信息的可能性。
      针对第一条”武大-崔老师"的信息,我特别到我国通常被简称为武大的武汉大学的官网查了相关信息,排除其他院系成为司考改卷老师的可能性,我有针对性地寻找了 武大法学院的师资情况,其中,姓崔的老师只有国际经济法有一名老师姓崔,崔晓静老师,为教授,博士生导师(为方便表述和辨别,下文简称崔教授,崔教授官方信息链接http://fxy.whu.edu.cn/archive/detail/100105)。通过比对分析,“武大-崔老师”与武大崔教授为同一人的可能性极低。第一个是“武大崔老师”头像照片与崔教授官方发布的照片不像,明显崔老师要更年轻。那是否可能存在崔教授放一张年轻时的照片上去呢?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极低,一是崔老师的照片明显是自拍照,崔教授生于1975,其20-30的年龄段,自拍还没兴起。其二,一般来说,女教授对通俗的美的重视程度要低于一般人,而且腹有诗书气自华,女教授的气质已经为崔教授加了几百分。由此,崔教授放一张年轻的时候的照片的可能性很低。那照片有没有可能是崔教授的亲人的呢,可能性也有。但是我们回过头来看崔老师发的这一段话。如果中国知名学府的教授、博士生导师是这样的表文字达水平,甚至连基本的标点符号都用错了,那请让我为我们苦难的莘莘学子掬一把同情泪,过不了司考确实”对得起自己“,是别人的错。
         再来看信息的内容,信息无非就是暗含了一个结论:前面的阅卷正常打分,后面给分。我们来看这种可能性,首先,对于前面卷子正常打分的情况,“改到后来改得要吐了”,开始“印象派给分”,但是,司考前面三卷为客观题题,电脑读卷打分,第四卷是主观题,扫描到电脑后人工打分。因此,最容易出问题的应该是卷四,打分的主观性比较强。可,基于这样的事实,问题就产生了,阅卷老师是怎么知道考生的其他卷考得不好而从高打分呢?难道就没有一种可能是避免过多的人考试通过而从严打分吗?第二,一般来说,在阅卷疲惫以后依照“印象给分”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依照印象给分,阅卷老师为了规避责任(别忘了阅卷老师大多为法学多年的人才),那应该是打一个中规中矩的适当分,而不是从宽,来免除打错分(多给或少给)的责任。第三,考生是否通过司法考试与阅卷老师并不具有关联性,阅卷老师不当地在“印象给分”的时候过低或过高并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如此种种,阅卷老师为何要打高分?
        那么,如果”武大-崔老师“不是崔教授,则崔老师是何许人呢?我并没有在百度上搜到有效的信息,但是我在搜索“司考阅卷老师”的时候出来了一条关于2005年司法考试阅卷老师的新闻,按照新闻所指向的三位阅卷老师的身份,我特别摘录如下, 他们分别是“评阅卷专家组成员、华东政法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苏晓宏教授”,“华东政法学院法律学院法制史教研室主任丁凌华教授”,“华东政法学院法律学院院长刘宪权教授”(新闻链接: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1300/9/2006/7/ma232427522947600231977-0.htm ,特别要说明的是,针对阅卷情况,我特别查找了司法部国家司法考试司官方发布的消息,但是在司法部官网上只找到了一条2007年10月25日公布的关于阅卷的新闻“2007年国家司法考试工作进展顺利,评卷工作正常进行”,遗憾的是,该信息的网络连接无法打开),如果上述三位教授真正为阅卷老师,则我们可以推测司法考试的阅卷老师应该不会是“普通老师”,而对于一个国家级的考试,阅卷的老师也不可能是一名”普通的老师”,由此,故意模糊“我是否为阅卷老师”以及故意在字里行间透露“我就是阅卷老师”的“武大-崔老师”对卷子的宽松评分标准的表达的可信度是极低的。网上有一种说法认为,“武大-崔老师”有可能是在当老师的武大毕业生,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再重复一点,退一步来说,如果司法考试的评卷老师的文字表达能力如“武大-崔老师”这样弱,那么,我建议大家放弃司法考试,这种考试的水平太低,因为司考考试卷四是要写一篇400字的关于法理学的小论文,这样的阅卷老师的文字表达水平,还能指望ta在阅卷的时候从400字里看出一篇小论文里所包含的考生的法理观点么?如果,“武大-崔老师”是武大的毕业生,那武大也要哭一场了。
     我们接下来看第二条信息,卷四最后一题空白但是依然获得了125的高分,我们来看其真实的可能性。我特别查阅了今年司考的题目(以下关于司法考试的题目及答案的信息均来自官网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发布的官方试题,链接http://www.moj.gov.cn/),卷四最后一题为26分,题目为案例加如下两个问题:
     1.请根据《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以上证据分别进行简要分析,并作出是否有罪的结论
     2.请结合本案,谈谈对《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这一部署的认识。
     答题要求是:
    1.无本人分析、照抄材料原文不得分;
2.结论、观点正确,逻辑清晰,说理充分,文字通畅;
    3.请按问题顺序作答,总字数不得少于800字。
按照上述第二条“刑诉杨雄”给出的信息,该同学卷四在“最后一题没写”获得125分可能是“前面的题目一分不扣+算错分”或“前面的题扣分且算错分”。   
    首先我们来看,一道26分的大题完全空白的可能性。第一,从对题目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第一问与法律规定有关,不会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第二问是开放性的法理题目,无论怎么写,只要不反党反国家,阅卷老师墨水分都会给的,而我们知道,在司法考试里,分分必争,有什么可能最后一题的开放性题目都完全空白?第二,我们接受了十几二十年乃至更长的考试教育,老师在无可奈何之下给出的答题技巧就是“不管会不会,不管对不对,写了再说”,尤其是文科,胡诌总能写出几个字来的,为什么最后一题会霸气侧漏的“没写”?第三,可能有同学会说时间不够来不及写,司法考试卷四七大题考试时间共三个半小时,最后半小时老师会提醒,在最后半个小时乃至最后几分钟写下几个字并不是难事。第四,因为不会做得慢来不及写,不会是实力问题,而此题第一问是关于“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刑事诉讼法是国家基本法律,也是司考的重要考察点,如果连刑诉法都没有复习到,那该考生的复习时间有多长?复习都复习那些内容了?而第二问是法理问题,法理学学习的好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考量一个人的法学的学习水平,也几乎可以决定了一个人是否可以通过司法考试,如果这一题空白的话,很是说明了这个人的实力。而在阅读该条信息的过程中,往往会让人产生错觉,得出结论“该人最后一题没写,但得了125分通过了司法考试”,这也是很多人认为司考需要运气的理由。该条信息明确说了该考生通过了司法考试了么?
    其次,我们再来看“前面的题目一分不扣”的可能性,不说其他部门法题目,就说第一题法理题目,获得满分的可能性有多少?哪怕是写得理据再充分,文笔再完美,逻辑再清晰,获得满分的可能性也是极低的,谁敢说自己的文章就是完美的。第二,对于其他的部门法的题目,是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答案的,比如第二题公布的参考答案“高某对钱某成立故意杀人罪”,这已经为题目下了定论,老师不可能在考生打错的时候还给分,其他题亦然。而这些题目除了要回答结论外往往还要回答为什么,如该题在问题中特别用括号注明“要求注重说明理由,并可以同时答出不同观点和理由”,这种开放性的题目,完全获得满分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至于算错分的可能性,150分的卷子,明显减去“空白一题(如果可能的话)26分”,还能算成125,那打分老师的数学可能是法律老师教的,再者,考到125的高分没有引起注意,也是值得怀疑的。
    而今天微信上流传了一篇文章《“谁动了司法考试卷四”——2015司考疑云三问司法部》,这篇文章中为了证明阅卷存在问题而汇总罗列了最近盛传的一些成绩单,且不说其观点的合理性,但是这些“成绩单”证据来看,存在以下证明力不足的问题:第一,名单的考生姓名与准考证号均被抹去或未在截图中出现,真实性难辨;第二,成绩单上的公章出现的主管部门名称不一,作为国家统一的司法考试,主管部门应该一致;第三,公章所盖位置不一,司法考试的成绩单是由考生自我网上打印的,公家公文的公章的盖法往往有规定(参考法院判决书的公章盖章要求),更何况是电子章,为何会出现盖章位置不一,甚至出现公章盖在成绩下面的无关紧要的注意事项处呢?要知道,成绩单是申请职业资格证的首要依据,公章未盖在分数上,是否给伪造成绩带来了可能?对于一个经过长时间的实践日渐成熟的考试,出现低级的失误是不正常的。
    基于上述存在可能性极低(尤其是普遍出现)的谣言而认为司考不公正,通过司考靠运气,阅卷老师不公平不认真负责,无论是对阅卷老师,对辛辛苦苦学习通过司考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公正的,更是一种侮辱。我始终认为,司法考试是一场以实力为基础的考试。
   无论网上谣传司考评分不公、考运气等谣言的传播之广,以及所罗列原因、证据不知凡几,我始终认为,司法考试是一场关于实力的考试。本文将从司法考试的特点、靠运气通过司法考试的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不公正的可能性与实力之间的关系等几个方面来进行分析。
     首先,司法考试最重要的的特点是点多面广。《国家司法考试实施办法》(来源于司法部http://www.moj.gov.cn/sfkss/content/2008-08/14/content_923585.htm?node=301)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国家司法考试的命题范围以司法部制定并公布的《国家司法考试大纲》为准”。不用列举具体的大纲内容(因为内容实在是太多了),单看四卷所包含的内容就可窥见一斑:
试卷一:综合知识。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法理学、法制史、宪法、经济法、国际法、国际私法、国际经济法、司法制度与法律职业道德;
 试卷二:刑事与行政法律制度。包括:刑法、刑事诉讼法、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
 试卷三:民商事法律制度。包括:民法、商法、民事诉讼法(含仲裁制度);
 试卷四:案例分析、法律文书、论述。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法理学、宪法、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刑法、刑事诉讼法、民法、商法、民事诉讼法。(引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公告》,链接http://www.moj.gov.cn/sfkss/content/2015-06/03/content_6110351_3.htm)面对如此庞大繁杂的考试内容,仅仅靠运气能通过考试吗?我们常常听说一句话: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很多人往往误解运气是上天的安排,私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运气是以实力为基础的。举个 简单的例子,一个经过刻苦有效学习的考生,卷一一百题有两题不会,蒙答案,蒙中了,运气百分百的好。一个学习不怎么 努力或学习有效性较低的考生,卷一一百题有二十题不会靠蒙答案,蒙对了十题,运气百分之五十的差。此外,对于前者,在蒙的过程中,可能就排除了最不可能的选项,而选择了最可能的选项。这百分百的运气,实际上就来源于实力。如果司法考试靠运气可以通过的,它就不会是“天下第一考”了。
        第二,关于公正的问题。不公正可能是由于以下原因造成的:其一,考试过程中存在着普遍作弊的现象,但是从中考到高考到其他考试我们应有切身体会考场的森严程度,而考试规则也对作弊的后果规定的极为明确,如《国家司法考试违纪行为处理办法》里详细的规定了违纪行为的认定和处理,而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及二百八十四条之一分别规定了 “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考试作弊罪”、“组织考试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罪;代替考试罪”。由此可见,作弊成本是非常高的,而通过司法考试马上获得巨大可得利益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因此,作弊或帮助作弊对于多年寒窗苦读的法学学子是极少的,作弊仅应是个别现象,不影响司法考试的整体公正性。退一步来说,对于司法考试前三卷一百题选择题这样大的题量每一卷的考卷达22页且涉及极为广泛的知识面的情况下,每卷三个小时的答题时间是非常紧凑的,作弊或帮助作弊的可能性不大。其二,考试中存在着广泛泄题的可能。这种可能性非常低,尤其是出卷老师命题人泄题的可能性极低,这些命题人多是多年媳妇熬成婆成为学界栋梁之人,其节操人品不说,单是泄题的恶果与收益之间不存在着正相关关系,就让命题人泄题的可能性为零。命题人一旦泄题,除了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外,还要承担身败名裂的精神后果。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杀鸡取卵。若要促成此事,需要多大的物质(名利)和精神(地位)诱惑?如果可以提供让命题人心动的利益的考生,还需要在司法考试中作弊吗?其三,改卷中不公平。一般上来说,改卷老师在改卷的过程中会有一杆秤,存在误差的可能性有,尤其是卷四是主观题,改卷老师的评断标准会对成绩造成一定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应该不是决定性的。这是因为,国家级考试一般不会考争议比较大的问题,而是往往选取在学界已经形成通说或某位学者的权威性观点来作为标准答案的得分点。如果一个具有良好法学基础的考生,应当能够回答一个中规中矩的答案并获得一个中规中矩的分数。如前文所说,阅卷老师过高过低的打分有可能引起相应责任,阅卷老师在利弊权衡之下,并不会做出不利的选择。当然,有人会说,我具有良好的法学素养,回答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学说或考生本人觉得最合理的学说或考生提出了与通说不一样的学说,考试就应该考虑这种情况的存在并给分。这种可能性虽然极少,但也可能存在,但是对于一个全国性的考试,标准答案采用非通说,对于大多数考生来说也是不公正的。而在质疑考试不公正这一点上来说,很多人从阴谋论的角度出发来进行质疑,但是,我们下此结论,需要回答得一个问题是:无论是哪种方式的不公正,对于制定政策的人来说,对于命题人来说,对于阅卷老师来说,会带来什么利益?会给他们这些已经具有良好职业和前途的人来说,是否会产生影响?而对质疑阅卷老师公正性的考生来说,阅卷老师有哪门子恩哪门子怨要特别的针对某一个考生?再者,司法考试每年几十万的考生,难不成阅卷老师还有心思和精力特别为难某一部分考生?
    其实,对于大型考试,整体来说是相当公正的,三两个人的考试存在着猫腻的情况出现的几率会更大也更为可能,而几十万人的考试,存在不公正的情形及其少,至少不能影响它的公正性。个案的不公正不能说明它的不公正,我们永远无法实现绝对的公正,我们只是走在更为公正的道路上。而司法考试判卷公正性的质疑者,也许仅仅是,努力程度还不够。任何一种有分量的考试都不可能所有人都通过,越是含金量高的考试通过率越是低,也许不是不努力,而是没有在通过率范围内而已。
    很多人在抱怨卷四很低分的时候,是否有反思自己是否花费了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进行法学学科的专业学习和复习?这种时间精力的耗费是否进行了有效的学习?笔者经常会问学生,在大学四年间,是否至少将主干课程的课本通读一遍(非为了期末应付考试针对考试范围有选择性的阅读)。如果没有的话,为何要武断地质疑司法考试的公正性以及武断地下结论:司法考试靠运气通过呢?甚至有人因此质疑法律职业的入门尚且不公正,司法的公正性何以实现。这句话,这种质疑,让多少奋战在为了司法公正而努力的人心寒。
     每一个认真研习法学并顺利通过司法考试的人才能深刻理解,为何前路如此之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