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领域 小议知识产权的私权和人权属性
· 服务领域
· 成功案例
· 律师著作

王燕   正平天成律师事务所

                               刊登于《行政与法》200512月刊

 

摘要:现代知识产权制度主要构建在对财产权或私权认识的基础上,而《世界人权宣言》赋予了知识产权人权意义。正确认识知识产权私权和人权属性,有助于在兼顾个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基础上,重建或优化全球知识产权制度,并防止知识产权人滥用知识产权垄断市场的行为。

关键词:知识产权、私权、人权

 

一、            知识产权的私权属性

知识产权并非起源于任何一种民事权利,也非起源于任何一种财产权。它起源于封建社会的“特权”。这种特权,或由君主个人授予,或由封建国家授予、或由代表君主的地方官授予。这一起源,不仅决定了知识产权地域性特点,而且决定了“君主对思想的控制”、对经济利益的控制或国家以某种形式从事的垄断经营等等[1] (p145)。知识产权由特权转化为私权,是近代社会法律革命和制度变迁的结果,是伴随着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权利本位论的兴起,以及知识产权领域法定的权利保护取代封建的特许权保护而行的。资本主义革命时期产生的理论将一切关注的焦点摆在了个人的身上,而不是公众利益之上。这时期的哲学思潮认为,人类具有一些基本的权利和利益,而这些基本权利不应让位于公共利益。也就是说,社会公共福利并不优越于个人的基本权利之上。对这些权利的保护对实现个人的自治、自立、安全极为重要。这些基本权利,后来被自然法学派总结概括为人的自然权利。围绕私有财产权的自然权利学说为知识产权私权属性的正当性提供了理论基础。

自然学说中对知识产权私权属性颇具影响性的学说是劳动财产权论。洛克在其《政府论》种从自然权利学说出发阐释了他的劳动财产权论:在财产权这一私权产生之前,土地和其中的一切,都是给人类用来维持他们的生存和生活的。土地上所有的自然果实和兽类,归人类共同所有……,虽然土地和一切低等动物为一切人所共有,但是每人对他自己的人身享有一种所有权,除他之外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权利。只要他使任何东西脱离自然所提供的和那个东西所处的状态,他就已经掺进他的劳动,因而使它成为他的财产[2] (p18-53)。根据洛克的劳动理论,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身体享有绝对的权利,因此,也享有通过自己身体劳动获得的劳动果实。即便个人的劳动成果蕴含了个人对社会公共资源的利用,仍为个人所有。洛克财产权劳动学说的思想贡献可以概括为:第一,天赋权利的学说倡导一种权利本质,成为财产个人主义、所有权绝对思想的基石;第二,劳动价值学说为财产权找到合理性基础,并确立社会发展的核心价值;第三,扩张了人格权,使财产权具有了人权基础[3] (p67)。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虽然并不建立在自然法学派的理论基础上,但在说明知识产权私权属性时,起到了殊途同归的效果。马克思认为,生产者运用生产资料在劳动中形成商品,商品首先是个外界的对象,一个靠自己的属性满足人某种需要的物。物的有用性是物的使用价值,但如果把物的使用价值抛开,商品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商品就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它的价值即包括生产资料转移到商品上的价值,也包括劳动新创造的价值。马克思的理论如果继续推导,便可得出劳动者应享有自己劳动创造的价值。无论是洛克的理论还是马克思的理论都能在制度层面上说明知识产权的私权属性的正当性。

世贸组织在《知识产权协议》宣称知识产权为私权,反映了发达国家要求对知识产品加强保护的主张,督促发展中国家为知识产权提供可靠的法律保障。

 

二、            知识产权的人权属性

19481210生效的《世界人权宣言》(下称宣言)赋予了知识产权私权属性外的另一属性,人权属性。宣言的第27条规定:(1)每个人都有权利参与社会文化生活,享受艺术并分享科学进步带来的好处;(2)每个人都有权要求保护自己为作者的科学、文学、艺术作品中的精神和物质利益。27条第2款肯定了作者的精神和物质权利应受保护,同时,27条第1款陈述的人人都有权参与社会文化生活的权利是一种根本的、世界性权利,它不分民族和国家,全球人民都平等的享有参与社会文化生活的权利。宣言从人权的角度阐释了知识产权的内涵。值得注意的是,宣言中知识产权含有两方面含义,一是作为世界性的基本人权,其次是创造者个人享有的人权。这反映了宣言所确认的知识产权制度均衡保护思想,即社会公众对知识财产利益的合理分享与知识产权的财产独占权的保护。下文将分述这两项权利。

宣言颁布后,联合国对27条第1款的解释主要见于教、科、文组织1986年颁布的广大群众参与文化生活和对其贡献的建议,教科文组织认为,27条第1款的内容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接近文化的权利,即每个公民都应自由的获得信息,教育,知识并享有文化价值和文化财产;二是参与文化生活的权利,即每个公民都有权利自由的表达,出于全面发展他们的人格权利,协调生活及社会文化事业进步的目的参与创造性活动[4] (p49)。也就是,教科文组织认为,参与社会文化生活的权利可以从主动和被动的角度去理解。公众接近文化的权利可以视为是被动的接收文化权;而公众参与文化生活进行创造则为主动的创造文化权。两者结合,构成了完整的文化权利概念。在建议中,教科文组织认为能够纳入“文化”范畴的客体是广泛的,不仅包括哪些展览在博物馆中的世界文化遗产,还包括知识的获取,对生活方式的要求,以及交流的需求。实际上,教科文组织在建议中对文化的定义要广于世界人权宣言中对文化的定义。后者所言的文化是一种“高雅”文化,也就是狭义上的具有较高科学、艺术价值的作品;而前者解释的文化是广义的,包括自我表达,接受信息,使用语言,以及教育等。

宣言27条第2款确定了知识产品创造者对创造品享有的独占保护。这种独占保护的正当性在上文的劳动理论中已经得到了说明。但上文的论述是建立在一种私权理论基础上的,或者说是从财产权的角度来阐述的。宣言27条第2款反映的人权属性,仍需要进一步论证。知识产权是否是一种人权,在学术领域素来争议不休。但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知识产权所反映的特征,不仅仅是产权的体现,更有人权的色彩,并试图通过各种理论来阐释其人权属性的正当性。人格理论便可用来解释知识产权人权属性的重要理论。人格理论发端于欧洲,鼻祖为德国的哲学家康德和黑格尔,尤以黑格尔的学说最为著名。黑格尔在他的《权利哲学》中认为,意志是个人存在的核心,在个人构成的精神性层次中,意志占据了最高的地位。意志与自由不可分割,自由是意志的根本规定,也是意志的实体。精神自由是人类独特的特征。实现绝对自由是意志的任务,这需要好几个阶段才可以完成。而在第一阶段,自由意志主要通过私人财产的所有权来实现[5] (p27-45)。重组黑格尔的学说,即精神自由或人格权是人类根本特征,应得到实现或受到保护,而实现它需要借助于私人财产所有权的手段。因此,知识产权是人类运用自由意志的体现,是人类人格权外化的表现,是一种基本人权,尽管这种人权的实现是通过私人财产所有权来体现的。黑格尔将财产和人格联系起来,一个人可以通过任何物质实体来主张自己的财产权,财产是意志的表达,是人格的一部分。主张财产权是人格利益或行事人格权的体现,是为了实现个人意志自由的最终目的。人格理论欧洲法国和德国知识产权制度,尤其是著作权法的构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法、德两国的著作权法的重要的理论基础就是作品是作者人格的体现。作者在禁止他人剽窃自己的作品,要求不以改变作品原貌的形式展现作品,甚至放弃自己的著作权时,都是对自己人格实施控制。对一件艺术作品的损害,甚至在作品所有权已经被转让给另外一个人时,仍构成对创造者人格的损害[6] (p163)。因此,知识产权不仅包含经济权利,还包含精神权利。从人权的角度认识知识产权,就是基于知识产权的精神权利为基础的。即便是在受到人格理论较小影响的英美国家,在司法实践中,知识产权的人权属性也屡屡彰显。例如,当作者的精神权利受到侵犯时,这类的侵权行为在欧美往往是通过侵权法并非财产法来制裁的。

 

三、            正确认识知识产权私权与人权属性的意义

正确认识知识产权的私权和人权属性,对有效激励个人开发、创新以及促进社会进步具有重要的意义。但长期以来,由于知识产权为世人所关注的是其私权属性,而忽略了其人权属性,尤其是其人权属性中公众参与社会文化生活并享受科技进步改善人类生活的权利。全球知识产权制度体现出私权扩张的趋势,使在全球知识产权利益分配中原本处于弱势的一方更得不到法律的保障。

首先,从全球知识产权利益的分配的角度来看,知识产权强国以扩大私权保护范围、提高私权保护标准为由,迫使经济、技术和文化处于落后地位的发展中国家接受以发达国家国内知识产权制度为标准的国际知识产权新体制。并与此同时,又阻挠发展中国家丰富的传统文化受到与高新技术同等的保护。根据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对生物技术等高新技术成果已经形成了一套严密的保护系统,而对传统文化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未予重视。传统知识是在世贸组织成立时,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应在世贸框架中保护的内容。世贸组织在200111月的多哈会议的“部长声明”中已将它列入多变谈判应考虑的议题。而发展中国家安第斯组织在2000年的《知识产权共同规范》中,已要求该组织成员在国内法中予以保护。发展中国家极力争取保护的传统文化往往是高新技术的“源头”,但发达国家在世贸组织的谈判中忽略传统文化保护的原因是,这些“源头”主要分布在发展中国家。对传统文化的大力保护,将会损害依赖传统文化进行创新的发达国家知识产权人的私权利益。

其次,从人类公共利益的角度,知识产权私权扩张使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如生命权、健康权遭受损害。随着各国对知识产权权利人的保护加强,知识财产不断私权化,导致原来人们所共有的信息、技术等开始划归私人领域,知识产品的公共领地日益缩小,致使知识产权人的私人利益与知识利用者的公众利益矛盾不断激化。而知识产权领域达成的国际条约《知识产权协议》过于强调知识产权的私权属性,对知识产权法律所应实现的公共政策目标关注不够。因此,国际人权组织认为,由于履行《知识产权协议》与实现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之间存在的冲突,因此各国政府在进行相关立法时,应注意保护知识产权的社会作用符合其国家人权义务[7] (p70)。私权扩张导致私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紧张的事例如1996年,欧洲生物学家曾提出应取消农业生产者对植物新品种的“合理使用”来增强其专有权,遭到了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组织”的强烈反对,并主张取消植物新品种的专有权。再有, 现今药品专利保护制度对人的健康权的实现已经带来消极影响。由于专利权的垄断性,权利持有人可以控制药品的生产和销售。近年来,在国际贸易中由价格高昂的药物治疗费用引起的发展中国家的健康危机问题引起了全球公众的关注,TRIPS协议一方面为发展中国家技术转让提供了法律环境,但另一方面,严格的药品知识产权的保护却导致了专利药品的昂贵价格以至于超出许多贫穷国家的患者的承受限度,从而影响不发达国家的居民获得治疗的权利。也有背《世界人权宣言》27条第一款所提出的“社会公众有权参与社会文化生活,并享受艺术、科技进步给人类带来的福利。”目前,根据TRIPS的有关条款,各国为解决公共健康危机可授予药品强制许可。但TRIPS31(f)又规定,依强制许可生产的药品应当主要供应国内市场,使处于公共健康危机中没有或缺乏充分药品制造能力的国家难于找到进口药品供货商。经过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双方的妥协,多哈会议通过了的TRIPS协议与公众健康宣言。根据宣言第6段的授权,TRIPS理事会主要讨论如何帮助缺乏或不具备药品生产能力的WTO成员有效利用TRIPS协议项下的专利强制许可来保护其公众健康。

最后,知识产权的私权属性对市场竞争政策的影响也成为近年学术研究的重点。由于知识产权是作为一种垄断的例外而存在的,专有性是它最显著的特征,授予知识产权人独占权是激励知识产权人继续创新的需要,也是知识产权私权属性的体现。既然,知识产品的劳动者对自己的劳动成果享有所有权,就可以合法的支配它并阻止他人未经许可而使用。但是,近年来,一些跨国公司利用知识产权的独占性,滥用知识产权,采用限制竞争的手段,来维护自己在市场上的垄断地位。例如,在知识产权使用许可协议中签入不质疑条款,要求被许可人对许可人持有的合同的标的权利的有效性或技术秘密的秘密性不得提出质疑;又或是回授条款,要求被许可人对标的技术有所改良时有义务反馈给许可人,被许可人在使用标的技术过程中获得的新技术必须给予许可人独占或独家许可;另外,还有一揽子许可或不竞争条款,要求被许可人在接受其所需要的标的时,亦须接受其他标的的使用许可或要求被许可人不得使用被许可标的与许可人竞争,并不得对被许可标的进行改良等等。1999年发生的美国微软公司利用出售WINDOS操作系统搭售视窗的行为,欧盟根据其有关反垄断法对微软罚款20亿美元便是欧盟对这种滥用知识产权行为所做出的回击。中国知识产权法律建设较晚,企业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及国内没有反垄断法的执法环境,致使微软公司同样的行为,在中国无法制裁。

知识产权人滥用知识产权的行为屡见不鲜,是知识产权私权属性扩张的结果。发达国家早已意识到这点,纷纷利用本国的反垄断法对其加以制约。我国反垄断法尚在草拟阶段,根据200548的《反垄断法》征求意见稿,只是在第八章附则第五十六条规定:“经营者依照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规定行使权利的正当行为,不适用本法;但是滥用知识产权的行为违反本法规定的,依照本法处理。”这样简单含糊的规定是和滥用知识产权形成垄断的危害性极不相称的。更为严重的是,在这部反垄断法出台后,国务院或相关部门根据此法制定相关法规或规章时将缺乏足够依据。

综上,由于现今世界各国知识产权制度主要构建在对私权属性认识的基础上,正确认识知识产权私权和人权属性,有助于在兼顾个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基础上,重建或优化全球知识产权制度,并防止知识产权人滥用知识产权垄断市场的行为。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时代,知识产权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举足轻重。知识产权法应该既能保护创造人的利益,鼓励创新,也应该保护社会公众对知识财产利益的合理分享权。

 

 

【参考文献】

[1] 郑成思. 知识产权法新世纪初的若干研究重点. [M]. 法律出版社,2003.

[2] 南振兴,刘春霖. 知识产权学术前沿问题研究. [M]. 中国书籍出版社,2003.

[3] 易继明. 评财产权劳动学说. [J]. 法学研究2003年第3.

[4] Orit Fischman Afori. Human Rights and Copyright: The Introduction of Natural Law Considerations Into American Copyright Law. [J]. Fordham Intellectual Property, Media & Entertainment Law Journal, Winter, 2004.

[5] G·W·F·H. Philosophy of Right (1921, T·M·Knox tr.) Oxford at the Clarendon Press 1952, lsted.,1967 reprint.

[6] 冯晓青. 知识产权法哲学. [M].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

[7] 吴汉东. 知识产权的私权与人权属性——以《知识产权协议》与《世界人权公约》为对象. [J]. 法学研究,2003年第3